奧比斯義務眼科護士回顧抗疫期間的虛擬培訓教學體驗

Ann-Marie Ablett 是一位在劇院工作的執業護士,亦是奧比斯大使。她作為奧比斯義務護士已經18年了。多年來,Ann-Marie利用自己年假的時間,穿梭世界各地培訓了數百名護士,並與他們一起對抗可預防的眼疾。

她在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上已經執行了30多項救盲行動及培訓當地醫護人員,在這期間,她去往15個國家,如印度、孟加拉和贊比亞等。她所培訓的護士將拯救世界上偏遠地區成千上萬的眼疾患者。

雖然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因疫情無法穿梭世界各地,但是我們仍然進行救盲工作。所有原定在眼科飛機醫院進行的培訓都以虛擬方式進行,在虛擬培訓期間,Ann-Marie遇見了一些來自中低收入國家的護士,如來自秘魯的護士團隊學習如何在眼科手術室使用個人防護設備,以及整頓因疫情產生的心理問題。

Ann-Marie在回顧這次疫情讓所有人措手不及,以及帶給她和同事們的心理影響時,Ann-Marie說:「我從這次事件學到的是即使我們都對疫情感到恐懼,我們都應該明白這種恐懼是合理的,因為這些事件我們都沒有經歷過,有這種情緒是人之常情。」 她補充道:“任何情緒,任何懷疑,任何恐懼都很正常。這次培訓是讓大家與遇到同樣問題的人交流心情。」

Ann-Marie 十分熟悉護士的工作,談及感受到來自中低收入國家的護士無私奉獻精神時,她說:「當他們向你請教問題的時候,你已經可以差不多感受到他們這種精神了。」Ann-Marie在她多年的志願服務中注意到,來自中低收入國家的護士們往往都需要自行革新醫療設備,比如一名在護士在贊比亞工作時,他將一支23號針頭轉化成視網膜專用的設備(她之後將這項技術帶回了NHS);又比如,一名護士在孟加拉工作時,同時固定沒有支架的靜脈注射袋及一位兒童,從而將他移動到麻醉室。儘管他們的資源極其有限,她說:「我曾經也去過很多發展中國家,我覺得全世界發展中國家的護士都專注為病人提供安全和最好的護理服務。」

Ann-Marie在眼科飛機醫院前往贊比亞基特韋的工作時遇上護士Monica,她的無私奉獻精神讓Ann-Marie畢生難忘。有一天我和她在一起,我說:「你的孩子什麼時候出世? 她說: 「今天我就去婦產科分娩了。 」我沒有想到她居然要一直工作到分娩!。這就是Monica對這份工作作出的承諾。」

在疫情期間,世界各地的護士對救盲行動所作出的承諾是非常重要。Ann-Marie意識到,這期間許多護士經歷了很多心理上的壓力與陰影,這也正正是虛擬培訓的寶貴之處。

你必須要表達心中所想,感到恐懼是正常的,即使恐懼到默默流淚也是正常的,因為你已經很害怕了。

Ann-Marie

Theatre Practitioner Nurse and Orbis Ambassador

她補充說,告訴同事你在經歷一些困難可以給自己力量,也可以對幫助其他護士。 「現在能夠讓你強大的事就是去抒發自己的恐懼,告訴他們你有多渴望逃避及不想去工作,但是到了最後,你還是會去完成任務。」

回想起自從疫情以來擔任護士一職,Ann-Marie說:「在疫情期間我為自己作為一名護士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豪。」她同時也感謝當地企業和酒店的支持,願意提供住宿,使得護士們不必在輪班的時候長途奔波。

如果沒有像Ann-Marie一樣熱心的義務團隊,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不可能這樣順利運作。回顧旅程歸來時的感受,她說:「我無法用言語描述這種感覺,只是內心深處有種感覺讓你好想從37000英尺的高空中尖叫。我已經嘗試去對這個世界做出改變,我也相信它將會改變。而且,這會對未來世代的人帶來改變。當你想到奧比斯在過去40年左右的時間,為這麼多國家的眼疾患者提供了如此多的幫助與支持,真是嘆為觀止!我想我已經成為這一切的一部分了。」

我們已經等不及再次看到Ann-Marie於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啟航的那一天,感謝你幫助拯救世界各地眼疾患者,讓他們重新看得見世界。

支持救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