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對未來感到徬徨的Teshager現在可以上學了!

由於眼睛長期疼痛和視力不清,今年六歲的Teshager無法像鎮上其他孩子一樣如常上課,也不曾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視力問題成為了他在成長階段中的最大阻礙。對於Teshager和他的家人而言,在他接受砂眼治療之前,未來的每一刻都充滿不確定性。

在Teshager的小小生命裏,他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視力受損的情況下度過。兩歲時,他患上了一種因細菌感染所致的眼疾 — 砂眼,並且重複感染了好幾次。

首次見面時,Teshager位於埃塞俄比亞地區Wolaita的家人正面臨經濟困難,而他本人亦同樣面臨著自己的困境。

在失去視力的邊緣

Teshager的雙眼受到嚴重感染和刺激,導致上下眼瞼出現腫脹。而且他的砂眼問題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睫毛向內翻。Teshager每一次著眨眼睫毛都會刮傷眼球,十分痛苦之餘還會導致眼角膜永久受損。

如果不及時治療,倒睫可導致Teshager永久失去視力。

看著Teshager時,很容易會察覺到他正處於極度痛苦之中。睜眼和閉眼對他來說絕不輕易。他的眼睛無法負荷強光。為了不讓眼睛再受刺激,他寧願一動不動也不願走路。當他坐著或試圖走路時,他會把頭歪到一邊,以免陽光直射雙眼。

他的父親Amanuel是一位農民,由於Amanuel同樣也是重複感染砂眼的患者,他深深明白箇中苦況,兒子能如常生活不受視力影響是他的最大願望。

Amanuel告訴我們:「我的生命週期似乎正在重演。三十多年前,我和我兒子面臨着同一個視力問題。儘管我完成了手術,但我的視力大不如前,再也無法回到最佳的狀況。由於視力不佳,我無法完成學業。我為我的兒子感到十分憂慮,因為我不希望他的命運和我一樣。我希望他可以上學,並在生活中取得成功。」

Amanuel續說:「我們嘗試帶他到鎮上的醫院求醫,而且花了一大筆錢,但最後換來的只有轉介服務,並沒有得到任何實際幫助。我們感到很無助。」

Teshager一被發現患上砂眼,Amanuel便立刻帶他到醫院滴眼藥水。雖然被告知Teshager的情況需要透過手術來解決,但由於當時的Teshager只得兩歲,年紀太小,不適宜接受手術,因此醫生建議等Teshager長大後再回來。

然而,現實不似預期,當初積攢的期望,最終都變成了失望。求醫時所面臨的挫折使Teshager的母親痛心不已:「當Teshager六歲時,我的丈夫帶他回去同一家醫院,除了再次得到了眼藥水,他們還幫Teshager預約了眼科檢查。」

正當他們以為出現曙光之際,隨即又被另一個問題籠罩在絕望之中。「在覆診期間,醫生告訴我們Teshager的眼睛只能在另一家醫院接受治療,因為他的病情超出了他們的治療能力。當我們得知醫院無法幫助Teshager時,我們真的很傷心。雖然我們知道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有更好的治療方法,但我們無法負擔這筆開支。」

為Teshager一家帶來改變

Teshager一家四口,幸福美滿

接受過奧比斯培訓的義務醫療人員每年都會到訪埃塞俄比亞等偏遠社區。砂眼在這些地區十分普遍。雖然砂眼具傳染性且可致盲 ,若然患者能得到適切的眼科護理,大部分病例都是可以被治癒的。

我們的努力意味著我們可以運用抗砂眼抗生素來幫助數以百萬計的患者,並將像Teshager 這樣複雜的病例轉介到其他醫院,以進行進一步治療或手術,從而減輕這種被忽視的熱帶病對個人、家人和更整個社區所帶來的負擔。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團隊已經了解到Teshager兩父子長期遭受的痛苦,並找到了可以挽救Teshager和他父親視力的最佳治療方案,為他們帶來雙贏!

Amanuel的手術在奧比斯的合作夥伴Damote Sore健康中心成功進行,而Teshager則前往由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首都Menelik II醫院建立的兒童眼科護理中心進行治療。

為Teshager進行檢查的Professor Yilikal對Teshager的病況感到很震驚,因為雖然砂眼感染在兒童中很常見,但他們很少會發展為倒睫,這在成人中更為普遍。

每年我們的團隊都會在埃塞俄比亞社區分發抗砂眼的抗生素

Professor Yilikal是奧比斯在國內培訓的首20名眼科專科醫生之一,他為Teshager雙眼進行了手術,而且十分順利!一個月後,我們再次拜訪Teshager,他欣喜若狂地跑過來迎接我們,他的眼睛非常精靈,而且不再受疼痛所困。

在我們團隊和合作夥伴的支持下,Teshager和他的父親Amanuel都恢復了視力

Teshager的父親鬆了一口氣,開心地道:「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我有多高興,充心感謝奧比斯讓我們的兒子有機會獲得更好的眼睛治療。若不是奧到斯的出現,我們肯定沒有能力帶兒子去城裡看醫生。」

「Teshager從來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為了上課而早上起床。 當他起床後,他沒有上學,也沒有和其他孩子一起玩。你能想像他的眼睛有多痛嗎? 做完手術後,Teshager的情況好多了,生活開始回復正軌。他早上起來和家裡其他人一樣,所有事物都看得很清楚。」

在您的支持下Teshager的未來變得更加光明!

Teshager和他的媽媽相視而笑

帶著健康的願景和新的希望,我們很高興與大家分享 Teshager將在即將來臨的9月開始上學了!

雖然Teshager的故事有一個美好的結局,但埃塞俄比亞的砂眼危機仍然逼在眉睫,很多眼疾患者正在等待希望降臨。

您堅定不移的善意,加上我們合作夥伴的奉獻精神,意味著有更多像Teshager這樣的孩子可以獲得應得的治療,讓他們在整個童年時期都能清楚地看得見並茁壯成長。

感謝您賦予我們力量,讓我們可與預防失明抗爭到底,並為埃塞俄比亞面臨砂眼風險的人們創造更幸福的生活。

沒有您的支持,我們無法改寫眼疾病人的一生!

立即捐款

與我們攜手對抗砂眼

Close the modal
Loading
Sorry there was an error.
Try again